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七章

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七章

那次我住四楼,与五楼女病人聊天方便,三楼男病人聊不上,偶而嫉妒穷喊。我常和姚雪瑞聊,突然她边上探出个头,很漂亮,我喊美女,她很高兴,说她叫小红。过天,姚雪瑞边上又探出个头,很漂亮,我说比小红还漂亮,她说她就是小红。姚雪瑞说小红欺负她,抢电视打了她一巴掌,让我别跟小红聊,我俩调个方向,她换了个方向,我没听,仍站在原地和小红聊,但是姚雪瑞人比较真心。
有个消防兵叫李满,也参与和姚雪瑞聊天,我们说瑞雪兆丰年,姚就说雪瑞兆丰年。李满的同事常带好多好吃的来,我让他给你卓爱平一点,卓是个流浪汉,被救助站送进来,照吃药。
姚雪瑞问我什么时候出院,我说10天,又问李满呢?我说回家过年,姚哈哈大笑,李满也笑,那时是夏天。李满住了1年了,常被医生护士呼唤着做事,比如倒字纸篓,我说你一个J人,不能被他们吆来喝去。
我第二次住院时,晚上,我五花大绑绑在床上,身体一点不能动,唯看着屋顶日光灯,很刺眼眩目,象耶稣一样,有个卫生员进来,问:“葛亦民,你还认识我吗?”
在常州奔牛(省农资常州分公司)上班,做彩印的赵越来我办公室闲聊,我谈到我的理想社会,她说了句“你又来了。”以前并没有和她谈过,也没告知我生过病。
在医院里看到一个女孩五花大绑地走在前面,其他人跟着,颇具革命者形象。
和我妈去医院,路上遇到朱国京开着车,蔡光义在车上,问哪里去,我说老地方,我对我妈说,朱国京是我的ZYJ卫局,却跟着蔡光义跑。到医院,我妈对医生说药要多吃,医生突然说:“吃一百颗啊。”在医院路边,我扭了下我妈耳朵,我妈问为啥,我说“院”就是耳朵完了的意思。
护士说我说拷机(BP机)是我老婆,我记不得了。
有个病人对我说,我的事美国总统克林顿都晓得了。
有次护士让我刷床,我不大会,一个护士说:“葛亦民不是蛮聪明的嘛。”象我小学同学林荣萍。
有个病人摸张尉医生胸,结果是“一个绑、二个电针、三个巴掌”。张尉立即喊人绑起来,做了二次电针,打了他三个嘴巴。
有个小伙进来,吃的都被别人抢走了,也没烟,每天我发烟,他和我接火车,就是我抽一口,给他抽一口,他有幻觉幻听,说医护卫生员抬他在担架车上是,有人说了句:“就是他”,他认为说的是他,认定他是了不起的人物。这个和多年后的“紫薇圣人”吧友有一拼,圣吧吧友人人自认是唯一的紫薇圣人,即将出山当皇帝娶刘亦菲,不工作,天天等待并不存在的“出山”日期,一年复一年,且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吊丝,都是精神病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成神之路第二章

葛神异闻录之成神之路第二章

神经十152、葛亦民天生就是共产主义者,或者说葛亦民就是为共产主义而出生的。
葛亦民传,童子时,就能看出,我天生是共产主义者,哪怕是非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(小偷)。
我是要建成共产主义,简单点,所有穷人过的好点,而不是个人享受,个人物质能保持基本生活即可。
(一)、童子
1、3岁时想从仙人掌或什么草菜中找到长生不老药,看到房子上的仙人掌,就想,吃了会不会长生不老,在屋后或菜地里,想有没有一种草菜,吃了长生不老。
这就是神经的起源。
2、上幼儿园时与祝德红偷过小学生小刀,两次,我说捡的,我爷爷不相信。
(二)、丁村小学
1、句容县数学竞赛,到县城参赛,坐公共汽车,感觉很舒服,速度的快感,偷同舍圆规。
2、对亲戚之间借钱要还,感到不理解。
3、加入红小兵,戴上红领巾。
4、午睡,同桌,邰娟哥哥邰长江,一串废钥匙,好多,我摸了好久,他人假睡,我想偷他的废钥匙。
(三)、大卓初中
1、末期加入共青团。
2、初中时,我为自己起了笔名:宇文秀(宇宙文学之秀)、仲图先生,有创作文学之欲望。家里不知哪来许多对联的上联,我创作了许多下联。
(四)、句容高中
1、路过一小型基督堂,觉得很神圣。
2、创作了付对联:“日出山东 遍地万物皆恩泽 煦暖及草毛 月从天来 也曾人间洒惠恩 明照满四周”,被贴出班级黑板报,英语老师张庆和说这个强。
(五)、南京大学
1、有次骑自行车从南京回句容老家,不知哪来胆子,为了省力,一手扶着一拖拉机,突然过一大坡,连车带人翻到路的另一侧,醒来,一卡车停在身前,我起身,再骑车,一点事都没有,只是方向反了,骑车发现场景熟悉,再问路人,说方向反了,我换向骑回,我现在想这绝对是神的看护。
(六)、江苏省农资
1、工作不久,1990年12月14日为了世人,为了社会,社会为了葛亦民,葛亦民进入大试炼,半监牢,上十字架受难。(电针,后来的神教受难节)
为了世人得救,12月21日葛亦民受死,神佑死而复活,战胜了死亡的毒钩,为世人带来希望。(电休克,后来的神教复活节)
2、让董艳叫我基督,我便买巧克力或报纸给她,她叫了我好多次。承诺当了基督,就给郭红梅买部手机,她多次打电话:“给我买东西呀。”我以还未当成基督拒绝。
(七)、神经日记书24、(高中)昨晚我们吹共产主义,我以前要说不信之,必觉心里做了错事般难过,可现在认为它也是一个科学,一个宗教,象基督教一样,《资本论》也即《圣经》,一个人生下来不干大事业,也应光明磊落,为什么要受别人束缚呢?马克思还没见过面,为什么信仰他?我可以说:不信仰共产主义,正象说不信仰基督教,不过一个名正言顺罢了,可有些人就看了骆驼就讲马肿背,口心不一,应该信就信,不信拉倒,不应强求。
我认为应信仰自己,而自己认为人应:1、追求天地真谛,2、清白。应立足现在,现在怎样就怎样,什么社会就什么社会,谈总有一天实现共产,可总有一天地球爆炸,还生活什么呢?悲夫!
(八)、神经语录书156、我天生是共产主义者,也一直对基督教好感。2000年元旦买了圣经,刚看开头,正合我思想,所以信神。上网后一直在基督教网站,后我门徒光明之子对我说共产主义起源基督教,我查到有“基督教共产主义”,我就成了当代基督教共产主义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

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

我女同学林毅 、曹蕾和单晓朋常来排档找我玩,我就下面给他们吃。因单晓朋和曹蕾要好,我就和林毅要好,其实曹蕾对我更好。有次下面,我放了一整根香肠给林毅,压在碗底。
有个流氓外号唐鸡屎,很帅,经常和人来排档,有天林毅她们来,唐鸡屎耍流氓,坐着拉着林毅的手,说小姐漂亮(那时小姐还不是贬义词),林毅没办法,憨憨笑着,我就边阻止,边向唐鸡屎说好话

,说我同学是大学生之类,不能这样,唐鸡屎不想放弃,最后我坚决阻止,唐鸡屎才梓梓放了林毅的手,说大学生坏他好事,流氓们都叫我大学生,事后单晓朋说想冲上去,可你个大学生,和流氓来硬

的,肯定不行。
流氓们总是时聚时散,今天这三人在一起,明天那五人在一起,都有自己的圈子,圈子里的人也有重复。
有两个流氓,还都帅,女友都很漂亮,他们说起朋友铜头一次和几人在一屋,有仇家多人杀来,其中一人是铜头朋友,他一看铜头也在,大喊:“铜头快跑。”铜头闻声跑了,估计其他人也知道铜头是

他朋友,放过铜头,剩下的几人可遭殃了。
两个女友是云南女子,有天晚上有一人在排档,因为他们也结仇了,流氓结仇都是流氓之间结仇,争场地啊,争女人啊之类,你个普通人,流氓也不会和你结仇。高牛B让我送那女人回家(就是暂住的地

方),说有个男的送好些。天下着小雨,我和女人合打一把伞,走的是鼓楼一条巷子。她说她是云南人,我瞎吹云南我去过,但立即露馅,我说去过云南的桂林。
高牛B闲聊时说,女人Z了更好,对你更用心。他们唱了首歌,他们唱不全,我也只会一句:“可是她呀她呀,就把我丢下。”
一次利子牌,在中央门汽车站被卯,我的江湖岁月,每次被卯,都是我一人,可能是架子概率高吧。我就说句容人,没说有同伙骗赌,就说摆象棋残局的,放了我。
我在学校模仿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,唱了首黄色歌曲《RB歌》
莫说RB多费事,R你妈,R你奶
老太小孩也可RB
未怕吊子R破了处女莫,大B大D总是R
RB也要天天R,R死去R活来
大大R八十回合。
笑着唱的,最后笑的不行,“八十回合”四字不是唱是说的。戴二录了我的音,暑假又把我的录音在一个学校放,再录音,给我们听时,我的歌声里就有了女生们咯咯的大笑声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五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五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五章

19841107日记
今天早上醒得很迟,邰成华也是,在床上斗争了一会,便不去跑步了,因已6点了,天也亮得很。
今天学校包场电影《人生》,这是我早已要看的,我想我应该得到点东西的。影片编剧是路遥,这本是小说,早已在广播,报刊上风糜了一阵,是一部成功的小说,同样也是部成功的电影。看后很值得深思,我认为影片中几人都没有错。高加林理应是个大雁,而黄亚萍正是追求真正的爱情,刘巧珍也是在无法下同马栓结合,有人认为原因是克南妈,这是不对的,虽然她是值得指责的,但她是因为儿子失去了好姑娘才做的。有人说是因马胜,但他只是为了自己利益,为了领导,讨好领导,各种人都不应指责的,他的存在都是合理的,而我们应从另一种东西上去找原因,那就是城乡差别,那就是乡巴佬的地位低下,被困在那几亩地上,“苏杭、上海,我这辈子去不了了”,近几年虽然农民生活改善了,刘巧珍家不是很有钱吗?看结婚排场多大,可有什么用,无钱时,人们需要它,为一点钱可以拼命,可是钱真的多了,却倒并不是好事,而要去追求另一种东西,生活啊!残酷。
城乡差别是存在的,似乎永恒,怎么办?改掉它。

19841108日记
下午去图书馆杨老师处交报费,见有几人在那里,她便叫我翻翻杂志,等一下。我便翻了几本,一会唐某和一同学来自习,他们便谈了起来,后谈到叶超(前我校学生会主席),他原来成绩还很好,可唐某说考了个苏大,是中专,二年毕业。杨老师和我都吃了一惊,我原以为他考了个好学校,这才知道分数只比录取线多三分,他还报了清华,杨老师一阵叹息,便鼓励唐某,我也深深地暗下决心。

19841109日记
早读,正专心语文,门外一个响,知我,看为上堂,心里一惊,出去了,还算出息,叫了声,完便走,心一直提嗓,见路殷华,不惭。半路因班毕庆元讨钢,不与戏弄,知他,却又奈何。到后问大白鞋未穿否,一阵心热,后赝钱四元,再给不许,具告订报,后送至校门。到班后,见徐倩,竟一阵气恼,唉,我真后悔,不免骂自己,多么溥情,还说将来考,情无钱再多用何!
因昨晚在二班借蜡烛看书,今早醒时天已大亮,知时候不早了,可是还想睡,也许还不适应开夜车。中午放学,我便第一次认真地在宿舍门口背历史,我是读一遍,感觉获着不小,要是以前抓紧多好,我想,忽又想到,还不晚,对,抓紧。

19841110日记
下午放学,在楼梯口遇王锋,我是和刁道生走的,王锋说:视而不见对我,我因听了多次,便答:对我听而未闻。呜,我有什么值得视而不见,真不知道。
今天心情似乎不大好,也许因为快考试了,但追根究底,原来因为是没有看诗罢了。

19841111日记
今天早上起得很迟(星期天),醒了好久,就是舍不得离开那被窝,后勉强起来后,打早饭时,已没有了。无法,只得饿肚子了。昨天下自习后去实验大楼王老师处,去做游戏图,他和我们谈起《人生》,说两个都不值得同情,也不值得学习,高早知有文化,不应结合,刘无文化。还说高*那样,农民不能当了,我也觉得对。

19841112日记
上午上代数课,梅老师讲了个作业错误,说两个班上只有一个人做对,而且在我们班上(文科班),我是做对的,可我却并不感到什么。后好象听到说是我做对了,听着是我的名字,但又不敢肯定,我这时想,班上是否听清是我,还有徐倩。后打饭,二班徐怀宝突然说我可以,我莫名其妙,后他说两班只我一人做出,问我怎么想到,我才恍然,笑笑,却感到了满足,二班人想必也知,汪群乎?后尤学忠亦云,我当然高兴。可我却想得不是自己学习真如何(因我对数学无兴趣),却是想着别人知道,为什么?
中午看了《福建青年》,突然间获益非浅,使我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,对徐倩亦改,我想现在不管,不能想得简单,搞好学习,将来。。。食堂忽见徐倩,突然觉得过了,貌乎非也,原来是才华和性格,呜呼!徐倩耶,非耶?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章

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章

19841010日记
下午自习课上,姚书记忽然到我们班上来,他宣布我们班将开设理、化课,接

着,他便向我们分析了学习的好处,最后说考大学不考,这我才放心,说真的

,我还想学呢,说完,我们热烈鼓掌,他示意不要,便走了。

19841011日记
今天下午,我们去工人文化宫参观国庆三十五周年句容的变化。到工会时,因

里面有人参观,便等了一会。看了看留言,有的是台属的,上写从句容看到全

国变化,无不感动之类。一会便去三楼看摄影和书法,里面书法十分好,草书

、行书、楷书都有,因我不十分了解,也不好说什么好的评语,只知赞叹不己

。有的是首唐诗,《赋得古草原离别》(白居易),或是毛主席的词句,或是

“振兴中华”之类,还有一首作者自己写的词,可惜没带笔,无法记下来,是

大谈变化的。有两个泥塑:“怒”、“望”,是个青年男子的脸部,我近前看

了看,并不见佳,为的是不活。也有几幅国画,对这我自知自己欣赏能力差,

也不知是非。那些摄影可迷人了,有国庆焰火,有舞龙的,特别是一幅幅农村

生活特别诱人,有专业户,有的是养鱼,有的是养鸡、鹅之类,还有个百岁老

人给她孙女(大姑娘)梳头,有茅山东进林,我不觉感到自己世面的浅溥,也

感到自己家乡的落后(大卓),而后便下了楼进去看了。
一个男解说员领我们来到句容地图前,他说句容地形象个狗熊(是十分的象)

,北面是熊头,西面两块是熊脚,南面是尾。句容从汉武帝起距今约有二千年

历史,并已发现了五千年前的文物,人口有56万。他还说:“你们就生活在这

片土地上,要为她建设的更好而奋斗。”我们默许,于是我们在一个个解说员

带领下,参观了树林、家禽、工业等项目,句容翻斗车远销国外,服装厂的服

装打入日本、美国市场,羽毛球也受丹麦、英国等国欢迎,是国际比赛用球。

我们不免一阵自豪。看着一幅幅美丽的画景,我只觉得于我无关。可是看了句

容县中教学大楼时,改变了这一想法,原来日夜生活的地方,也这么美,只是

自己没发现,或者是图中景,是“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”吧,很久我们才走。

19841012日记
中午,和毕庆元去打球,先在进修学校的篮球场上打,打了一会儿,忽然汪群

骑车去学校,不知看到我没有(我自觉没有)。她下车把车子给了别人,便去

学校里了。我一阵心乱,十分希望她能看到,可等了许久不见她,一会下起了

小雨。打了一会,便去我们中学打了,失望何似。下午放学后,我和高三唐兵

(学生会主席)打球,他球艺和我差不多,打起来也十分合适,我竟打了许多

好球,连我也惊奇。打了好一会,热汗涔涔,一会王飞来了,他拿出了新球打

了会,他想替我,我能肯吗?这时女排来打球了,我又希望徐倩能望到我,也

许是那样的(肯定),我打得十分起劲,后来唐兵说不打了,我便打饭去了。
 
19841013日记
中午,我们几人交了照片,忽然纪敏珏笑了起来,一会冯青荣说看到我的样子

,(不知是描了线,还是。。。但愿前者),可他们都是鬼样子难看,我是否

?我也不知,人哪,虽不知自己怎样,镜中亦不知,就连照片亦然,我不禁一

惊。
晚上和邰成华洗了澡,上了会自习,突然楼里停电,便去看了电视《老没新传

》,把我们看得笑得不行。邰成华的笑也特别好玩。晚上睡觉,全宿舍都说(

嘲笑)笪宏伟长得好,可我已无此心争了,默默地默默。

19841014日记
今早起得很迟(昨日睡得晚之故),起来又没吃上早饭(第二个星期天),独

自在宿舍里照镜子。一会,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女孩子讲话声传到我耳里,仔细

一听,知是找人。他们在按床上被单辩认,那女孩子倒也精敏,一会发现了什

么,说就是这,那中年男子便看到了我,问:“陈斌呢?”我便告诉他,那正

是陈斌的床,并说:“他在班上,我去叫他。”我早时瞥了一眼,那女孩子身

材还可以,似乎朦胧着美,可惜没看清,匆匆去叫了陈斌,陈斌来了,我便到

自己床上,一会他们走了,便问陈斌是否是他妹子,陈斌说是的。我突然发现

自己缺少什么,原来是少个妹子。

19841015日记
今天早上,我起迟了些,做过操,便去打饭了,没有照例喊陈斌(他在班上)

,到食堂,队排得长长几条,只得排着队,慢慢地向前移动,快轮到我打时,

陈斌突然来叫我,塞给我二两饭票、二分菜票,知是照例代他打馒头,便不许

,说“我有”,可他走了,我果真是预备代他打吗?手上饭票四两,那是我的

二两二个,按常应6两,三两三个,给陈斌两个馒头,自己吃三两一个,我不觉

发现了自己有点对不住朋友了。
下午放学,打了会羽毛球,纪老师拍拍我说是有点小事,原来他是要我给他搬

米,实在话从他宿舍至食堂很远,米也重,但只得背了,不过我心里反而十分

满意。他和我说,我现在成绩能保持下去,将来一定有希望,还能取重点,我

是有希望的。我一定为自己目标奋斗,来日方长,现在要的是努力,我的目标

(中文、文学、新闻)。
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《葛神异闻录》(连载中)
http://chuangshi.qq.com/bk/xs/41079559.html